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安陽日報:一生與昆蟲結緣,記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樹英

2015-1-13 17:27:21??????點擊:
□本報記者 劉 博
   在常人看來,無論如何也不能把昆蟲與夢想聯系在一起。對于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樹英而言則不然,從為蟲所困到以蟲創業,從因蟲成名到靠蟲致富,趙樹英整整和蟲打了30年交道。

   與蟲結緣的這30年,趙樹英始終懷揣著一個夢想——讓更多的農民跟著他走向致富道路,讓生物植保模式成為推動農業增產增收的重要保障。30年來,正是這個夢想支撐著趙樹英帶領他的公司從創業一步步走向發展壯大,也正是這個夢想,讓趙樹英越走越堅定,越走越充滿自信。

與蟲結緣---開啟無悔創業夢

   時針撥轉到1986年,乘著改革的春風,趙樹英作出一個重要決定——辭去待遇優厚的鶴壁煤礦的工作,自己創業。就在當年,豫北地區首家制冷醫療器械技術維修企業——佳多科工貿公司成立了。

   當時的趙樹英一沒錢二沒門路,有的就是懷里揣著的1.9萬元現金和干一番事業的熱情。憑著這股堅定和執著,佳多科工貿公司發展順風順水,從3間簡陋的門面房到享譽豫北地區的制冷醫療器械供應商,趙樹英僅用了3年時間。

   即便有了如此發展,趙樹英依然無法忘記幾年前的一次經歷。1985年,在一次下鄉途中,趙樹英發現湯陰本地棉農把已經結桃的棉花連根拔起,他不解地上前詢問:“這棉花已經結桃,眼瞅著就要豐收,這多可惜??!”棉農的回答讓他終生難忘:“你看這棉鈴蟲多猖狂,這樣下去指定這一季白干了,拔了重新種或許還有收成?!?br />
   回到家中的趙樹英整夜未眠,作為農民的兒子,他深知種糧人的艱辛和不易,一場病蟲害就能讓整年的勞作付之東流,能否想個辦法幫幫大家?趙樹英想起幾年前自己利用紫外線快速補充陽光的經歷,心想,能不能利用光線研究一種器械,用這種方法吸引并殺死農田里的害蟲呢?

   從此,趙樹英與害蟲較上了勁,開始了他長達20年孜孜不倦的研究和探索。1991年,湯陰縣菜園鎮、五陵鎮等地棉花大面積遭遇棉鈴蟲害,趙樹英把光學技術和醫學技術集成應用到農業植保上,研制出既能有選擇性地誘殺害蟲又能保護益蟲和中性昆蟲的佳多頻振式殺蟲燈。這一獲得13項發明專利、32項實用新型專利的產品被科院院士邱式邦稱為“燈光治蟲技術的一項重要進展”,被農業部原副部長范小健稱贊為“中國物理防治病蟲害的曙光”,被全國農技中心原主任夏敬源稱為“世界物理殺蟲第一燈”。

    即便佳多頻振式殺蟲燈在業內受到普遍好評,可趙樹英要面對的卻是無法打開市場的窘境。1997年是趙樹英做殺蟲燈的第十三個年頭,習慣了噴灑農藥的農戶并不認可殺蟲燈。整整半年,在河南趙樹英沒有賣出一臺殺蟲燈,整個公司就靠他的一家電器維修店支撐著。趙樹英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還欠下200多萬元外債。春節過后,有人告訴趙樹英,新疆正在鬧棉鈴蟲害,與其在河南坐以待斃,為什么不到新疆去試一試。1997年4月,趙樹英帶著一箱方便面和140元,擠上開往新疆的火車,而這一去就是整整6年。

   在新疆,當地人稱棉鈴蟲是“除了電線桿不吃、什么都吃”的玩意兒,噴灑農藥早已無濟于事,很多棉花地里出現了人工抓棉鈴蟲的場面。初到新疆,趙樹英選擇了當時棉鈴蟲鬧得比較厲害的吐魯番。4個月的時間,趙樹英在吐魯番賣出2000臺殺蟲燈。第二年,吐魯番的棉鈴蟲害得到了有效控制。在吐魯番的成功起到了很好的廣告作用,趙樹英趁熱打鐵,把產品賣往新疆各地。市場一步步打開,企業逐漸步入正軌,趙樹英的創業夢從此起航。

因蟲成名--創新挺起企業“脊梁”
    2008年9月18日,一封由北京市委農村工作委員會、北京市農村工作委員會、北京市農業局發出的感謝信送到趙樹英手中。感謝信中寫道:“北京奧運會、殘奧會期間,你們胸懷大局、情系北京,全力參與支援奧運工作,出色完成了動植物防疫等保障任務,為奧運會、殘奧會的成功舉辦貢獻了力量……”

   這封看似簡單的感謝信背后隱藏著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

   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工作人員發現奧運場館內外全是小飛蟲,農業專家觀察后給出結論:這是草地螟大爆發。北京市農業部門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應對措施,決定設置防控帶阻攔草地螟。會議上,農業專家點名推薦趙樹英發明的佳多頻振式殺蟲燈。

   會議結束后,北京市奧組委立即向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訂購了8000臺頻振式殺蟲燈,并要求3天內安裝完畢。趙樹英接到訂單后,馬上組織員工開足馬力抓緊生產,在最短時間內趕制出8000臺殺蟲燈并將其安裝到位。

   防控帶阻攔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北京奧運會、殘奧會期間,奧運場館再也沒有飛蟲的干擾,“誘控防蟲保綠色奧運”讓趙樹英和他的佳多植保從此一炮走紅。

   在趙樹英看來,無論是殺蟲燈在新疆暢銷還是保障綠色奧運,都是偶然中的必然,這背后,是趙樹英一如既往對科技、對研發鍥而不舍的追求。

   創新道路無止境,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在趙樹英的帶領下,先后自主研發出了“佳多頻振式殺蟲燈”系列、“佳多智能蟲情測報燈”系列、“佳多太陽能頻振式殺蟲燈”系列、“佳多農林小氣候信息采集系統”、“佳多病蟲調查統計器”、“佳多定量風流孢子捕捉儀”、“佳多農林生態遠程實時監控系統”、“佳多農林作物病蟲測報標準觀測場”、“重大農林病蟲害綜合防治系統(ATCSP技術裝備)”等產品。趙樹英先后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河南省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河南省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等,他所研發的“一種頻振式殺蟲燈高壓電網的繞制方法”2007年榮獲國家發明專利,他研發的20項產品獲國家實用新型、外觀設計專利證書。

   趙樹英帶領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的“佳多”系列產品在我國大部分地區農林業病蟲害監測、防治方面得到廣泛運用,每年全國僅頻振式殺蟲燈的銷售量就達80萬臺,這80萬臺殺蟲燈可植保2400萬畝耕地,能減少5000噸農藥使用量。同時,“佳多”系列產品出口到德國、澳大利亞、菲律賓、烏茲別克斯坦等12個國家和地區。

   科技創新讓趙樹英和他的佳多公司美名遠揚。

 靠蟲致富---佳多科技揚帆起航
   經過多年發展,河南省佳多農林科技有限公司在業內擁有了良好口碑和相對固定的市場,按常理,趙樹英應該謀劃如何擴大生產、開辟新的市場。然而,趙樹英的舉動讓大多數人大跌眼鏡,就連同他并肩作戰20年的好伙計——公司總經理李文杰也提出質疑:“2009年,趙樹英提出在湯陰縣宜溝鎮流轉2萬畝土地建設生態園,而這個想法公司管理層70%以上人并不贊同,大家認為,農業項目投資周期長,見效快,企業剛步入正軌,如此大手筆投資有拖垮企業的可能?!?br />
   而趙樹英認為,生態農林園就是病蟲害自動測報和防控系統的試驗場,更是向客戶展示的平臺,還是帶動農民致富的基地,何樂而不為呢?最終,趙樹英力排眾議,在宜溝鎮流轉了2萬畝土地建設生態農林園。

    在一片荒山上建設生態農林園談何容易?為阻攔蟲子進入園區,趙樹英在園區周圍建立了隔離帶。減少外界昆蟲對園區的影響后,趙樹英開始恢復園區的生態環境,園區內禁止用農藥除蟲除草,先恢復昆蟲種類,下一步恢復昆蟲的生態平衡。

    趙樹英的做法讓周邊的農民看不懂了,有人說他傻,甚至有人擔憂能否按時收到自己的流轉費。然而趙樹英不以為然,在他的園區杜絕使用農藥除蟲除草,而是利用病蟲害自動測報和防控系統,系統能夠預報出未來一段時間昆蟲的發生量,根據昆蟲數量用相應的殺蟲燈和釋放天敵等手段進行防控。

   起初的幾年,生態農林園只有投入沒有產出,每年光是流轉土地的成本就需1000多萬元,公司的資金鏈開始吃緊。有企業上門送錢想要入股卻被趙樹英擋了回去,他擔心外來企業因急功近利追逐利潤而無法保證生態園有機產品的品質。

    2012年,趙樹英的有機蔬菜上市了,他在北京、河南等地開了20家農產品專賣店,銷售園區的各種農產品,第一年銷售額就達到1200萬元。2014年,趙樹英又在湯陰縣建設了佳多有機食品深加工基地,對琵琶寺有機生態園生產的有機食品進行深加工,延伸產業鏈條,提升產品附加值。

    如今,琵琶寺有機生態園已認證金銀花、核桃、木耳、杏鮑菇等有機食品126種,新增農民就業崗位1200多個,帶動農民增收約1190萬元。更重要的是,趙樹英的病蟲害自動測報和防控系統,在有機農場示范下起到了很好的展示作用,越來越多的客戶開始模仿趙樹英的農業模式,購買趙樹英的設備。

   此時的趙樹英有了更大的夢想,那就是繼續推廣佳多有機農作物種植模式,讓我們的大地和人類不再受農藥所害。
曰曰天夭精品,日韩国语三级片,国产果冻精选AV,青青青?嘿咻